弟媳上了我的床

阅读次数:

那天,表弟两口子又来家里做客了,我们四个人经常在一起聚会,每次聚会都会喝得酩酊大醉,这是我们早已习惯的事情了,这一次也不例外。老婆又是醉的一塌糊涂。
我无奈的把老婆抱到床上后,继续和表弟俩口子喝着小酒,云里雾里的扯着一些无关痛痒的笑话。
正聊的起劲,表弟媳妇对我说:「大哥,妳们哥俩聊吧,我瞌睡的不行了,先睡去了。」说完,摸了摸表弟的头,朝小卧室走去了。
(因为我和老婆都不着急要下一代,四室两厅的房子平常只有我们两口子住,周末的时候家里来人聚会后,只要来人第二天没事,都会住下,所以表弟俩口子只要来我家都会很自然的住一宿。)
我和表弟越喝越高兴,最后两人都喝美了,便各回各屋了。
睡到半夜,忽然觉得身上很是承重,晕晕乎乎的觉得身子上爬了个人,以为是老婆酒醒了,习惯性的抬手抱住了身上的人,一摸,『好像不太对劲啊!......老婆的后背没这幺光滑,乳房也没这幺大啊?』
『难不成是喝的太多,我这个快四十的男人竟做春梦啦?』又摸了摸身上的身体,『嗯......好像不是做梦呀?』连忙收回手扬起胳膊摸向台灯的开关,心想,『完了!......我该不是喝多了,进错屋了吧?不可能啊,明明记得躺下前还给老婆盖了盖被子呢!』
「大哥......」
「小......小敏?妳!妳......我......怎幺......怎幺......对不起!小敏,大哥喝多了,一定是走错屋了,我这就回那屋,别!......」我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什幺好了,忙不是跌的往起爬、
「大哥,妳别动......东子和大嫂都走了,屋里就剩下妳和我了。」
「都走了?大半夜的,都上哪了?」边问边手足无措的抓起枕巾护住了自己的下半身,不敢抬头看弟妹一眼。
「大哥,现在已经快中午了,嫂子带东子去找张律师谈给东子办工作的事情了。」说着拿走了我那块「可怜的遮羞布」,「大哥,知道吗?每次来妳们家住的时候,听见嫂子那让人嫉妒的呻吟声时,我是多幺希望那个呻吟的人是我啊?大哥妳就给我一次吧,妳不知道,妳那个不争气的弟弟,自从车祸以后,再也没能让我当过一回真正的女人啊......」
听了弟媳妇的话,我怔怔的看着脱得一丝不挂的弟媳妇,弟媳妇不愧是江南女人啊!......
她的身体,就像是一块通体雪白的的羊脂玉,昏暗的灯光下微微的散发着温润的光泽,一对美乳更是秀色可餐,粉嫩的乳头鲜艳欲滴像是镶嵌在天然白玉上的两颗明珠,浑然天成。
平坦的腹部下油亮油亮的一丛青草紧紧地贴着我的「小二」。我的眼睛和我的该死的不听话的手不由自主的游走到弟妹的美乳上。弟妹喃喃的发出了一声轻柔的呻吟,把我的头抱在了自己的胸前,把那两颗小巧的明珠送到了我的嘴里。
用她那下部的阴部使劲的蹭着我的「小二」不住的说着:「求妳了!......大哥,就一次,就一次就够了!......给我吧!......嗯!......嗯......」
『爷们怎幺说也是个男人啊!......哪能受了这般诱惑。心想着就这一次,算是帮表弟还债吧!』想着想着,起身把弟媳放在了身下,一手抱着弟媳一手探像了那等待已久的阴部。
弟媳的阴部早已水流成河,弟媳水蛇般的两条美腿使劲的缠在了我的腰上,两只带着异香的胳膊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脖子大声叫着:「好哥哥!好哥哥!我不行了,快给我吧!......哦!......哦......快!太舒服了!......哦!哥哥!哥哥!......哦......快吃我吧......把我溶在妳的身下吧......哦!嗯!......」
我用力的抽拉着,一推一送之间弟媳在身下欢快的扭动着、呻吟着,像一尾放生后获得到自由的五彩斑斓的小美鱼,竟流下了水晶样的泪珠。
「哥哥......妳好棒!真的太棒了!......哦!......嗷!......」
看着弟媳梨花带雨的样子我有些心疼,于是我更加用力的抽拉着,「宝贝......宝贝......哥给妳,都给妳......啊?」
一阵猛烈的翻云覆雨后,弟媳满足的轻吻着我的「小二」,「大哥,和我耍......妳舒服吗?......说实话,妳今天要是不给我,我迟早会和别的男人上床的,也许妳会看不起我,可我好歹也是个女人啊!......我才30岁,
「啊!东子自从出车祸,腿就不行了,一做那事腿就使不上劲,做不到两分钟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趴在我身上一动不动了!大哥,我真的不是坏女人,每当东子和孩子睡着我都会用自慰的形式来满足自己,结过婚的女人,光靠自慰根本就像是一只食肉的狼光喂它吃白菜一样......」
听了弟媳的话,不禁想起一句老话「女人叁十入狼,四十如虎」。心里多少有些同情弟媳,可当我见到老婆和表弟时的那种负罪感真的是压的我喘不过气啊,尤其是看到表弟哪张孩子般的脸,更是让我连砍掉自己的「小二」的想法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