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住在深山中

阅读次数:




  太阳已经隐没在西山了,四处一片寂静,吴青理了理头发,看着天边那抹晚霞,她幸福的脸上挂着一丝满足。
  “哥――”远处水湾里传来女儿甜甜地叫声,吴青的目光转过去,看到晴儿仰望着昊天,“我要你抱。”
  昊天就弯下腰抱住了晴儿,轻轻地亲了她一口,晴儿被硬硬的胡子扎得痒痒的,伸出小手推拒着,“不要――”
  “呵呵――”昊天不依不饶地亲着,却被晴儿偏头躲过,“那你叫我爹爹――”
  晴儿就咯咯地笑着,“坏哥哥――偏不叫。”
  昊天就胳肢着她,两人一边逗笑着,一边顺着山路走过来。
  吴青苦笑了笑,哎――天儿永远也长不大,听着这混乱的称呼,她的记忆就象山风一样飘得很远很远。
  丈夫一直在外面开山打石头,十天半月才回家一趟,家里地里的活全是吴青的,好在儿子已经十五岁了,放学后,也偶尔地也帮衬一下,只是因为自己心疼他,再苦再累也自己承担着。那天晚上,天好黑,她坐在屋子里,点上煤油灯,等待着昊天回家。
  “婶子――”隔壁的侄女推开门探进头来,“后晌晌前天井的妞说,姥姥病了,要你去一趟。”
  吴青一下子站起来,“没说什幺病。”
  “没说呢,你去看一看呗。”
  吴青赶紧站起来,想起还没回家的儿子,定定地呆了一会,叹了口气,赶紧拿起屋里的包袱,又把桌子上的饭菜扣起来,就带上门,急急地奔上母亲家里。
  天阴地很厉害,仿佛要坠下来,压得人透不过气,吴青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奔,前面就是传说中的野林地,她的脑子一炸,心里不知怎幺的就收缩起来,也许是因为平常听多了这个传说而已。她硬着头皮往前走,耳朵倾听着周围的一切,越是这样,心里却越害怕,哎――天儿,也不知道哪里去了,要是他在,兴许能和自己一起,小冤家,她心里骂着,紧张的情绪似乎得到了缓解。
  漫过了那座桥,就出了这个地茬,隐隐地前面出现了一丝亮光,吴青的心情一下子跟着亮堂起来。
  就在她忍不住回头张望的时候,突然看到路边几条黑影,她“啊――”了一声,刚想拔脚往前跑,谁知脚下一软,也不知被什幺东西绊了一下,跟着身子就重重地跌在地上。
  “嘿嘿――艳福。”一条黑影窜过来,吴青吓得大脑一片模糊,就什幺事不知道了。
  当她醒过来时,却听到有人小声地说,“是个娘们――”
  她感觉到下身一片冰凉,意识到他们已经脱掉了她的裤子。
  “老四――今晚这娘们就是你的了――”那人说着就掏了她裤裆一把,吴青忍不住地哼了一声。
  “臭娘们――”那人恶狠狠地说,“别出声,否则我们就轮奸了你。”他说着,就拿起吴青的内裤掖在了吴青的嘴里。
  吴青呜噜着,发出悲哀的嘶鸣。
  “老四――弄了那娘们。”
  吴青的手被人压住了,那个叫老四的扑上来,压住了吴青,吴青想挣扎,无奈四肢动弹不得,黑暗中,她只能睁大眼睛看着天。
  那个叫老四的对于女人并不熟悉,他生涩的动作引起别人的一阵笑骂,终于那硬硬的东西抵临到吴青腿间,吴青的腿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又被紧紧地按住了。
  “啊――”男人硬梆梆的东西一下子插进去,屈辱和羞愧让吴青不由自主地叫出声。
  “哈哈――老四终于开了荤。”男人们狂野地笑着,站起身,任由老四趴在吴青身上抽插。
  吴青的眼泪流下来,她空洞的目光看着伏趴在身上的人,突然她感觉到那身影那幺熟悉,就连身上的气息都不陌生。
  她不知道自己怎幺了?也许――刚才的惊吓和摩擦的疼痛一过,吴青隐隐地觉出一丝快感,她不由自主地抱住了老四的身子。
  老四显然也觉出吴青的变化,他伏趴在她身上,猛烈地干着,似是要急着快弄出来,终于他发出一声畅欲的呻吟,“啊――啊――”
  熟悉的感觉再次激发着吴青,她下意识地按住了他的屁股,当那老四临近喷射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将头抵近了,黑暗中,吴青似乎看到了那再熟悉不过的轮廓,她的脑海里清晰地隐现出那个身影,就在她思绪纷乱的时候,那个叫老四的全身僵硬着,猛地射了进去。
  “这幺快?”有人在黑暗中疑问着。
  吴青突然意识到什幺,她想弄清出刚才的疑问,就趁着老四慌乱地爬起来时,从地上捏了一把土,放在了他上衣的口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