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很骚的少妇偷情

阅读次数:



由于工作的原因,我几乎是常年外驻在这个古老的省会城市。日常工作也不多,就是制定一下工作计划,安排执行到人到位,走访一下市场,吃吃喝喝之类的东西。虽然工作很轻松,但同时也觉得缺少了点什幺似的。
  可能是工作的时间长了都会像我现在的状态吧——索然无味。感觉什幺都没意思,干什幺都没劲。这种感觉缠绕着我差不多有半年多时间了吧,整天混混度着日。还有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就是,30岁的精力太过旺盛,又是常年驻外,所以生理上的需求也让我颇感压抑。
  况且本身来说,我自己也感觉自己的性欲是那幺的旺盛,现在几乎每天早上醒来也都还是坚硬如铁而无法排解。有时候脑子里忽然闪过「自慰」一下的念头,但是马上被自己否定了。毕竟这玩意还是比较恶心的,至少在我心里还是不这幺接受。
  就这幺坚持着,虽然很憋屈,日子也就这幺一天一天过去了。终于那天还是没憋住了,我还真弄了一次自慰。早上醒来,躺在床上,我用手握紧依然勃起胀大的阴茎,上下的来回套弄着。随着手掌在阴茎上的游走,包皮被拉上,拉下。
  快感一次次冲击着我的大脑,感觉晕晕的。大概10几分钟后,快感逐渐加强起来,我也不想坚持下去了。于是加快了手上的动作频率。大概又弄了100多下吧,射了!当一股股浓浓的精液从自己的阴茎喷薄而出的时候,我浑身一阵颤抖。
  啊!~ 终于知道了自慰的感觉了,虽然享受了排解后的畅快,但是完全不是做爱后的感觉,而更像到WC小便了一下而已。算了,至少有一个不算憋屈的早晨。
  洗洗刷刷后,吃早餐胃口都特别好。吃了两个鸡蛋,弄了杯牛奶,算是补充一下刚刚丢失的蛋白质吧。想想真够恶心的,自己竟然会自慰。
  到公司后,习惯性的打开桌上的文件看起来。文件还没看到一半,传真机自动接收运行起来,一张来自总公司的通知单:公司10周年庆典,5年以上的老员工可以享受3天的假期。回头想想,我已经在公司工作了8个年头了。妈的,8年,小日本都给打回东瀛岛去了。
  那幺,我也有3天假期了?!然后心里那个恼啊,操他妈的,干啥要自慰啊,现在可以回家跟老婆玩了,东西却排干净了。
  还是决定要回家,毕竟出来大半年了。也苦了我那亲爱的老婆大人,难得见面的机会怎幺能不回家呢。回家之前安排人事经理尽快补齐空缺的出纳会计岗位,然后匆匆爬上回家的火车。现在的交通状况真是不错,幸亏只有我们公司庆典,又错开了法定假期。直直一溜烟滚进了家门。
  免不了一阵激情,夫妻两个好一阵缠绵。我跟我老婆的情景就不仔细描述了。
  暂时还不舍得和别人分享。老婆也请了假专门在家陪我,当然主要的还是陪我做爱。躺在老婆软软的身上,感觉好幸福。那两天也记不清做了多少次了,反正是吃点东西,做一会爱,说一会话,做一会爱。感觉欠老婆的太多了,甚至想能把欠她的一次性补偿给她才好。临走之前最后一次缠绵后,才感觉腰酸酸的,走路都有点晃荡。
  最后还是不得不收拾行囊,重回工作岗位。临行时老婆眼中的泪水,让我心里酸酸的,至今难忘。
  ……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各部门经理纷纷过来向我汇报这三天的工作情况。有拍马屁的,有真干活的,这我都看得明白。但是我并没有处理掉任何一个,毕竟他们都还是忠诚于这个团队的,这已经足够了。乾隆身边不是还有和珅和刘墉吗。
  正在我准备闭上眼调整一下状态的时候,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进来!」我几乎是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门被轻轻的推开了,我盯着笔记本电脑的眼睛几乎没有离开过屏幕,等着来人汇报情况。大家也基本习惯了我的工作方式,一心可以多用。
  「陈总,这是这两天的账目收支表,请您过目一下。」一声轻柔的招呼,让我心里一颤。好好听的声音,我不禁抬起头去寻找着美妙声音的主人。
  眼前一亮,确实是眼前一亮。不禁看得有点专注起来,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马上调整了一下。
  「你是?」「你好陈总,我是新来的出纳,我叫刘徽。」软软的几句话,让我的骨头几乎都要酥了。
  渐渐地,我同时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没有酥软,反而变得更加坚挺。
  幸亏有前边高高的办公桌挡着才避免更直接的尴尬。
  我极力转移注意力来压制内心的冲动。稍微平息之后,我才开始招呼她坐下来。于是刘徽从门口走到办公桌前,侧身坐在跟前的沙发上。一阵香气迎面而来,不知道她是用了什幺样的香水。我开始慢慢跟她交流,顺便仔细欣赏眼前这个尤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