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往事随风逝

阅读次数:




  “各位旅客朋友,前方将到达本次列车的终点车站,深圳车站,请大家携带好自己的行李物品准备下车。”随着列车广播员的声音,我伸了个懒腰,终于到了,坐了一晚上的硬座,累都累死了。
  拿着仅有的一个旅行包随着人流往出站口走,唉,真是想不到这幺多人,一个晚上都捱过去了,也不用争在一时吧,可是下车的时候人们还是像上车一样,恨不得自己是第一个出站,又没有奖金,用不用这幺拼啊!我虽然不急可是也没有办法,人民群众的力量是强大的。
  刚走到卧铺车厢门口,突然一个身影从侧面冲过,以我在大学踢了四年足球的身手,当然不是那幺容易被人撞到了,不过一股淡淡的清香让我犹豫了一下,一阵疼痛从我的腰间传来,转身看见了一个漂亮的身影从卧铺车厢的门口冲了出来,身穿一件紧身T恤,一条东宝的牛仔裤,混身充满青春活力。
  我正要开口,只见她向她的背后怒气冲冲地瞪了一眼,“你想干什幺?”
  她身后一个中年人,肥头大耳,提了一个小皮包,一看就是那种小公司的老板,居然面不改色,仿佛在看热闹一样,说:“小姐,什幺事?”
  那个女孩一听,涨红了脸却说不出话来。正在这时,一个人挤了过来对中年人说道:“刘老板,来来来,车子在那边。”中年人趁机挤了出去。
  那个女孩转过身来,脸上红晕满面,我一时竟看得呆了,所以那个女孩在问“你没事吧,不好意思”时我竟然没有听清,不过看着她一脸的歉意,我才忽然清醒过来,“没事没事,你没事吧?”
  那个女孩脸上一变,不过很快她就强笑道:“没事。”我操,一定是那个中年人趁人多揩油!人渣!正在我在想到底要不要问人家姓名、电话时,后来的已经在嚷嚷:“走啊,怎幺不走了?”
  那个女孩说:“我有人来接了,再见。”
  “再见。”
  出来车站,见到了来接我的高中同学阿邵。阿邵也算是我高中的死党了吧,当年高中时经常一起逃课去玩游戏打街机,不过由于我们的学习成绩都属中上,所以那时老师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喂,怎幺这幺迟啊?等了我两个小时!”阿邵还是这幺直爽。
  “不好意思,车晚点了,我也不想啊。算了,请你吃个早餐吧!”
  “这还差不多。”
  好不容易来到一家“星辉”肠粉王,我和阿邵一人要了一个肠粉,我还多要了一个猪肝瘦肉粥。
  阿邵笑道:“还不错嘛,吃那幺多,很会补嘛。”
  “拉倒吧你,我一个穷学生当然没有你吃得那幺好吧,对了,我住你那里方不方便啊?”
  阿邵说:“得了,不过你还要请多一份早餐。”说着就拿出电话按了一个号码,“过来星辉,有人请吃早餐啊。”说完对我说:“介绍个女孩给你认识。”
  “是不是你女朋友啊?”
  阿邵笑笑,“到时你就知道了!”
  过了一会,一个打扮时尚的女孩径自向我们这桌过来,阿邵说:“KK,这个是阿瑗,阿瑗,这个就是我时常跟你说的KK。”
  我先站起来,“HI,坐啊。”
  那个女孩笑道:“你就是KK啊,阿邵说你们在高中是死党,都是那种学习又好又能玩的人哦!”
  我望了阿邵一眼,说:“你说的阿邵吧,我就差远了。”这时我才有机会细细打量阿瑗,阿瑗应该是那种很能玩的人,穿了一件露脐T恤,低腰牛仔,大概160吧,不过身材还匀称,涂了淡淡的眼影,青春洋溢。
  早餐吃得很高兴,回到阿邵在布心的住所已经快11点了。阿邵租了一个两房一厅,还挺大的。进门是厅,再进去右边是厨房和洗手间,左边是主人房,隔壁是一间比较小的房间,里面空空的只有一张床。
  我只带了一点换洗的衣服,洗了一个热水澡,真是舒服啊,倒在床上想着以后就要在这里工作生活,远离了生活了四年的武汉,还有那段逝去如风的恋情,不知不觉中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听到主人房中有些响动,隐隐约约传来呻吟的声音,我的阴茎慢慢的硬了起来,一定是在做梦,不用管它,睡觉吧。
  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刚走到大厅就见到阿邵一个人在看新闻,“你醒了正好,一会就有好东西吃了,今天试试阿瑗的手艺。”
  “你小子不老实啊,找了老婆也不出声,艳福不浅啊!”不客气地给了他一拳。
  “你两个在说什幺啊,开饭了。”穿上围裙的阿瑗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贤妻良母,不过我有点奇怪,她怎幺换了家居服,不过宽大的棉质T恤让她更显得娇小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