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初年

阅读次数:



 ,有一“禹”姓豪门,员外乐善好施,年近四旬方得一子,名唤“公楚”,公楚年少就聪颖过人,又兼得眉清目秀,神采俊朗,所以倍受珍爱。到得十七岁,更是神采奕奕,风姿翩翩,唯一令员外稍感缺憾的是公楚虽然饱读诗书文采出众却不喜功名,终因自己宠溺过度,又无从指责,常常对着夫人自怨自艾。
        公楚懂事明理,自然看出父母心中的烦恼所在,觉得自己虽没有仕途之志,却如何能让双亲耿耿于怀,出于孝道亦应该圆了此善,便主动和父母言明,自己决意考取功名,成就男儿之志。员外和夫人听得公楚一番慷慨豪言,均想以儿子之能,若肯科场大展身手,必然成器,禹家光耀门庭之时指日可待,倍感欣慰之际,禁不住双双老泪纵横喜极而泣。公楚一见此情此景,也是一阵感慨,私下里更是有了计较,决心定不辜负双亲深切的期望。于是又请命道,虽然开考之期尚早,但是现在便作远赴京城的打算,一来路途上多了解些民生疾苦,留意政令的利弊,二来希望增加见识阅历,通晓人情事故。员外与夫人虽然爱子心切,怕稍有闪失,可也知道这个要求确在情理之中。后又反复考虑思量,勉强答应,为公楚准备若干精壮家丁,配了几大车金银盘缠随行。公楚说如此大费周折,又恐惹人注目反而不妥,只带一名机警干练青壮仆从打扮成普通的读书公子上路,临别之际员外一家人等又是千叮咛万嘱咐一番泪别。
        行走间时儿江山秀美,时儿市井繁华,对于禹公子来说第一次远行,真是处处新鲜,处处新奇。这一日晨,主仆二人即刻就要到达洛阳,却在城外路边看见一个卧倒的大汉。公楚连忙招呼家丁停了下来,上去细细观瞧,只见大汉两腮边长满拳曲的连鬓胡须,浓密漆黑的两道粗眉倒竖,眼窝深陷紧闭双眼,抿着嘴,虽已不能动作言语,仍有一股凛凛威风通体而出。这时已经上前的仆从摸了摸大汉宽阔的额头又把手按在大汉的手脉上,对公楚道:“公子,好象是伤寒啊。”“有没有救?”“脉搏虽弱,还没有死。”公子道:“看其人相貌,应是条英雄好汉,至于因何病倒于此,不便计较。前面便是洛阳,访上名医,若能搭救他的一条性命,那自然最好。”说完和仆从费尽周折,又雇了几个路人,抬抬拽拽,把大汉运到城中,禹公子如今顾不上欣赏洛阳繁华似锦的景致,只是急急请来名医,一番处置妥毕,才稍觉安下心来。
        没用两日,大汉就醒转过来,恢复了意识,想踉跄着做起来,公楚对大汉劝阻道:“壮士身染恶疾,此刻应当调息将养,有什幺紧要事,待病愈再做商量不迟。”大汉听完,又闭上眼睛,不一刻,气息匀畅睡了过去。也许是大汉自身体魄强健异于常人,原本医嘱需要一个月服药静养,想不到十数天后,大汉就恢复了万夫莫敌的威风本色,大病痊愈。从病榻上跳起,俯下身来对禹公子深深一揖,说道:“承蒙恩公大德,出手相救,感激不尽。常言说大恩不言谢,就此别过,后会有期!”公楚扶起大汉诚意挽留,说既是有缘一遇,何不畅饮一番。大汉道:“痛快!”             酒席宴间,大汉并不忌讳把自己的来历身份一一如实对禹公子说了一遍。原来这位汉子出身草莽,姓周名桐,人称“飞天神盗”,平时偷富济贫,颇有侠名。禹公楚酒量虽远差于周桐,可欢谈之下,甚感意气相投,又因周桐三十往上年纪,就称呼其为“大哥”,周桐则叫公楚为“贤弟”。临别,周桐从怀中摸出一只小巧的玉制碧绿颜色的酒杯,对公楚道:“贤弟,我几番辛苦,才得此杯,民间传闻这乃是上古神物,愚兄鲁钝,一直没能勘破天机。今日你我兄弟有缘,就把它赠予了贤弟,或许贤弟会因此有番奇遇岂不痛快!”公楚见周桐言语恳切表情坦城知道是推辞不了的了,只好接了过来,但觉入手光滑温润,杯身浑圆薄巧、重量轻盈宜人,暗想果然是异宝奇珍。
        别过“飞天神盗”周桐,已是三月中旬,因为以往洛阳都会在每年的四月下旬举办“牡丹花会”,规模空前盛大,壮观非凡,所以禹公子盘算时日,觉得不能错过这样的盛事,便又在洛阳安顿下来,准备在牡丹花会前好好品位一下这里的人文景观。洛阳坐落在黄河南岸,四面环山,自古以来,夏、商、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隋王朝都是定都于此,尤其隋炀帝杨广建新都,挖掘修建大运河,贯通南北,将钱塘江、长江、淮河、黄河、海河连接起来,更是成就了洛阳为天下交通商业第一的中心枢纽。商旅云集各色人等往来络绎不决,加上浓厚的文化底蕴,纵然禹公楚豪门出身,可置身洛阳仍然难免生出渺小感慨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