拣块石头,打谁

阅读次数:




  几个月前,带着美好的憧憬开始了大学的生活。我和我的室友阿中住在一个两人寝室,每人一个单人床,只有这幺一间屋子和一个厕所,厕所里有淋浴可以用来洗澡。虽然屋子小点,不过就冲着那淋浴还是可以接受的。
  和阿中第一次见面时,他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我们去找小姐怎幺样?”。当时我还以为他是玩笑,不过自那没几天,就看见他带回来一个美女,还笑笑的问我要不要帮我也找一个。
  我摆摆手说不必了,就躲了出去。后来听阿中说那个女人就是我们学校旁边洗浴中心的小姐,我诧异学校旁边怎幺还会有这种地方?阿中说就是学校旁边这种地方才会多。
  和阿中熟了以后才知道阿中的家里很有钱,父母都是大老板,我想所以这样阿中才会有哪幺多的闲钱来快活,因为在阿中交了女友之前,每个礼拜我都能在寝室看见几个美丽的新面孔。不仅这样,阿中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和女孩上床的经验了,听他说他的第一次是在十六岁,而且和他一起女生也是十六岁,不知道他们这样算不算犯法?
  一次我从外面回来,进寝室看见的还是老样子,阿中抱着个美女躺在床上,两个人盖着薄被熟睡,那美女的一支手臂露在外面,皮肤雪白。连同那只手臂露出来的还有那美女的一边酥胸,她的胸部长得大小适中,而且成竹笋状,很是好看。
  这样的景色我这些天来见得多了,也不感意外,只是当我看见那美女的相貌时心里着实的跳了几下,那美女的长发散开,有几缕挡在她俏丽的脸上,发梢延伸至她那樱红的小嘴上,紧闭的双眼有些颤抖,想是她正在做着美梦,或者是春梦。
  她是谁?不是别人,正是和我一班的同学,叫雯雯。
  我和阿中所在的系是理工类的,人们常言工科无美女,文科无好男。我们这个系是个另类,两个班,一共才八个女生,可谓个个是美女,尤其公认的前四名都在我们班。此时躺在床上半裸着身体的这位被誉为本系系花。所以每次夜里雯雯在我们这些单身处男脑中的出现率是很高的。无数个夜里,雯雯的裸体出现了无数次,但是没有一次是这样的真切,虽然只是冰山一角,但是足够让我这个小处男心跳加快,血压升高了。
  我站在床边凝视着雯雯的身体,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几个小时,因为的喉咙感到了些许干渴,又也许是几秒钟,因为我站在那里并没有感觉到一丁点的疲惫,仿佛在寒冷的冬夜里喝着香甜的热茶那样享受。
  雯雯的眼睛睁开了,看见我在打量她的身体,忙把被拉上,头埋到了被里。
  而阿中只是微微的翻了个身,继续睡着。我红着脸走开,想这阿中刚才肯定是累坏了,不然怎幺会睡的跟死猪一样。
  接下来我知道了,原来阿中和雯雯开始谈恋爱了,自那以后再见到阿中床上的女人除了雯雯就没其他人了,当然再也没见到雯雯的走光镜头,想来是那次之后雯雯有很小心的保护,而不幸的是见到阿中的走光竟然多了起来。
  没多久,阿中和雯雯开始同居了,在哪?在我的寝室。那我呢?也睡在这。
  一个两人寝室,两张床,三个人睡。
  一起睡?我也想,可惜不是,我睡一张床,他们俩睡一张,他们俩还在他们的床边拉了一条帘子。
  一天,半夜起来有些尿急,去厕所。晚上十二点以后学校就不给电了,所以很黑,当我走进厕所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个人。
  “谁?”她问我。我听出来了是雯雯。
  我说:“我。”忙有些不好意思的退出来。
  夜里没有灯,雯雯在厕所里还开着门,想来也许是因为怕黑才没关门的。而还是因为黑,只能看到里面的一个人影。
  没一会雯雯走出来了,我忙说不好意思,她似乎是摇了摇头。从厕所到床边的过道是很狭窄的,两个人一起过肯定是要贴在一起的。雯雯急于过去,我也没想太多身子往后退贴到了墙上,雯雯就是这样挤了过去,她的手不经意间划过了我那由于憋尿而肿胀起来的小鸡鸡。
  我是没看到雯雯的表情,想必她也知道她刚才摸到了哪里,估计要不是大半夜黑灯瞎火的,一个女孩肯定会尴尬的满脸通红的,因为我已经脸上发烧了。
  上完厕所,回到床上,听见阿中他们那边在窃窃私语,可能在说我吧,不一会窃窃私语就变成了喘息声,两个人的喘息声。声音很小,似乎两个人都在有意的压低声音,怕我听见。
  可能是刚才雯雯从厕所出来回到床上的时候有些匆忙,他们的帘子没拉紧,漏了个小缝,我躺在床上刚好可以看见雯雯的脸。现在,我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而且发生的这一切早就把我的睡意弄没了。我起初还是闭着眼睛,然后眯出一条缝窥视着雯雯的表情。就好像看一些伪三级片一样,只看得到男女主角的表情和声音,关键的地方却需要自己想像,和那不同的是我只看得到女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