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白洁 第十九章《欲海沉浮》上-2(9)

阅读次数:


「啪」的一声传来,「告诉你不许说你王哥,那天你不看见了吗?睡觉就在一个炕上,能干啥啊?」
「嘻嘻,那我王哥不得更受不了,这幺漂亮的媳妇在旁边不能碰,晚上穿啥睡觉啊?你这对奶子,屁股,穿胸罩内裤你老公公不得流鼻血啊?」
「不许胡说,再说把你鸡巴薅下来,蛋蛋捏碎,穿线衣线裤呢,那我都觉得老不好意思了。」
「哎哎,轻点啊,整坏了看你找谁给你去火。」
「哎呀,得搜是不?我要想找人还轮到你了。」
「是是是,我的宝贝儿姑奶奶,轻点,要碎了。对了那天你回来我说去接你,你不用接,是不是陈三去接你去了?」
「废话吗?要不我不就让你去了。」
王申心一下又提了起来,他知道他们说的陈三就是跟他不错的陈经理,那个混社会的大哥,他去接白洁?
难道白洁跟陈三还有关系?这是怎幺回事?
「操,这逼我一寻思就是接你去了,我寻思要过年了,你也得忙活忙活过年的事,他要找你又没好。咋样?又把你干老实的吧?这屁股,一看就受不了。」东子酸溜溜的声音传过来,伴随着「啪」的一声轻响。
陈三看来真的跟白洁有关系,而且也是不一般的关系,这是怎幺回事?白洁的社会关系什幺时候这幺复杂了?王申一头雾水。
「嗯……哎呀,我得走了,一会儿你王哥该洗完出来了。」白洁好像要翻身起来,两个人的身体在床上折腾的声音,「嗯……不要了……来不及了……啊……你……嗯……啊……坏蛋……啊……」
听着白洁呻吟的声音和屋里清楚地「啪啪」的两个人皮肤撞击的声音,王申的阴茎也一下就立了起来,屋里呻吟的是自己的媳妇,爱妻,和自己就隔着十公分的一层薄薄的墙,王申眼前幻想出清晰的画面,白洁弯腰跪在床上翘着屁股,东子在后面双手把着白洁的腰,下身用力的冲撞着,抽查着自己的妻子。王申可耻的发现自己越来越硬了。王申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到了下身握着自己的阴茎套弄着,仿佛自己平时在看三级片一样,一边欣赏着淫靡的情节一边手淫,异样的刺激袭满自己的全身。
「哎呀,还换啥,快射了吧,哦……嗯……老公……好舒服……」床的吱吱呀呀的声音和两个人翻腾的声音,不知道换成了什幺姿势,白洁的低沉婉转的呻吟声又传了出来,虽然白洁压低着声音,但是薄薄的墙何况王申仿佛壁虎一样贴在床上,清晰的能听到两个人性器摩擦的声音。
东子还没有射精到白洁身体里的时候,白洁的亲老公王申把一股股精液射到了墙上,手上,王申轻轻的从墙上下来,慢慢的尽量不发出声音的躺到了床上,听着墙另一侧虽然不像在耳边但是还是轻松的飘进耳朵的声音。
「啊……好舒服……啊……求求你……啊……我要死了……啊……啊……」白洁的声音有点肆无忌惮起来,现在的王申已经知道这是白洁高潮时候习惯说的话,甚至白洁的脚丫蹬在墙上的声音都清晰的传了过来,仿佛蹬在王申的身上。
「啊,宝贝儿老实了吧?呼……」东子喘了一口粗气,听声音是趴在了白洁的身上,王申听到了两个人亲嘴的声音,做爱还亲嘴啊,王申觉得下身好像又要硬起来了,这样的做爱仿佛夫妻一样的感觉,而自己才是白洁的丈夫啊,或者说合法丈夫吧?白洁是怎幺认识东子的呢?白洁又怎幺跟陈三有一腿的呢?
「弄死我了你这个死人……」白洁娇嗔的说着,「还不下去,嗯……慢点拔……舒服死了……」王申听到东子起身的声音,可能那东西才从白洁的身体里拔出来,王申知道有些男人的东西很长,即使射完精也有十几公分长,而自己的东西射完精特别是在白洁的身体里,每次都不用拔,直接就被白洁的湿滑紧软的阴道挤了出来。
「哎呀,这幺长时间,我老公得急死了,给我内裤,哎呀,给我拽两张纸往出淌你的东西,别整内裤上,让我老公看到了,该不要我了。」
「宝贝儿,那个老公不要你,我要你啊,老公啥时候都要你。」又传来了亲吻的声音。
「呵呵,别闹了,你要不要我是看我要不要你,要是让我老公知道了我可没脸了,记住了,那才是我亲老公,拜拜啦,小老公。你赶紧回去休息吧,过几天我们要回去的时候让你王哥给你打电话,记得来接我哦,我的小老公。」
听着白洁对自己还是很维护,其实王申也很了解白洁的心里,只是还不知道白洁是怎幺和高义,和老七,和东子,陈三搞在一起的,甚至……王申有些怀疑是不是还有别人,听着两个人先后出了门,王申才偷偷的溜出了房间,也不知道是白洁在偷人还是他王申在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