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白洁 第十九章《欲海沉浮》上-2(8)

阅读次数:


白洁的呻吟声清晰的传到了王申的耳朵里,没有什幺怀疑,王申知道这就是白洁的呻吟声,男人粗重的喘息,两个人下身撞击在一起的啪啪声清晰的传到了王申的耳朵里,王申心里开始的一下怒火很快就熄灭了,变成了平静,白洁在外面跟别的男人,他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了,上次老七的事情之后,他也是知道白洁依然在外面有事,甚至不知道是几个男人,但是王申也知道白洁对他还是有感情的,现在的王申的心里是很复杂的,他早就知道白洁外面有男人,有高义,有老七,还有别的人,是谁他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是一个放荡的女人,他曾经幻想过,而今天,就在跟他薄薄的一层墙之隔,自己的妻子就和另一个男人在做爱,他幻想过的一切今天成为了现实,上次在床下他体会了自己妻子和高校长的激情,今天一定不是高义,更不会是老七,那是谁呢?
王申的心里现在没有一丝的怒火,有着一种强烈的刺激,比自己手淫,比跟孟瑶做爱,比一切都刺激的感觉从心里升起,他竟然没有一点对白洁的愤恨或者怒意,反而是一种要发现这个男人是谁的一种好奇感和兴奋感,甚至于他的阴茎快速的坚硬起来,远远超过平时硬起来的程度。
「宝贝儿,你这下边好像要吃人呢……受不了……我要射了……,」
「这幺快呢,不要嘛……啊……老公……再坚持坚持……啊……舒服……啊……」
是东子,王申一下就听了出来,虽然有些意外,但是更加的让他对白洁的事情充满了好奇,而且想到他俩过来的时候是东子送过来的,王申感觉到羞辱的同时竟然有一丝兴奋,上次发现白洁在家里和别人做过的痕迹王申就知道白洁的出轨是不可避免了,从王申在床下听到也看到白洁在自己头顶和高义发生关系,王申没有冲出去之后,这一切就已经种下了现在的果,当王申发现白洁出轨自己的同学老七,其实也没有做出什幺过火的事情,反而是白洁发现王申知道了这个事情之后羞臊难当先离家出走才引发了这件事情,而王申从发现白洁丝袜上有精液痕迹,发现白洁在家里和人做爱的痕迹都没有做出什幺过火的行为,一个是因为他的懦弱性格,另一个也是他对白洁的感情,无论他发现什幺,他从来没有敢想过离开白洁,他舍不得,他是真的爱或者说真的喜欢白洁到了骨子里,上次事件后他就明白自己要自己好起来,强大起来,他也感觉白洁不是想离开他的,否则不是早就离开了吗?既然已经发生过了和别的男人,那在王申看来,一次和几次和几十次没有区别了,这种心理促使王申的心里发生了他自己都想不到的变化,现在通俗的讲叫绿帽情结,王申不能完全叫绿帽情结,他不想这样,但是他想有一个风骚甚至说风情的妻子,但是他也希望自己的妻子是属于自己的,而不是现在这样在旁边的房间里被别的男人干的娇喘呻吟,只是现在既然这样了,王申选择了接受,心里想的是要曲线救妻,就像曾经的电视小品里说的那样,就当自己的自行车丢了,被别人骑一圈又送回来了。只是他无形中在接受的同时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刺激,甚至说他没有感觉到太多的羞辱,感觉更多的竟然是刺激。
可能也就是没有办法之后给自己的精神胜利法吧,王申不再去想别的,他在屋里轻轻的移动着,怕惊动旁边这对正要到达高潮的奸夫淫妇,他这个正牌老公,正在屋里看着能不能有个缝隙能看到那边屋里,当然是徒劳的,但是王申找到了离两个人最近的墙的位置,把自己的身体整个侧贴到墙上,保证自己的耳朵紧紧地贴到薄薄的墙上,他不想漏掉一丝声音。
「嗯……唔……」吱吱呜呜的接吻声音,和床的吱吱呀呀声音,和东子的喘息声音,听不见两人做爱时皮肤撞在一起的啪啪声,王申想到应该是东子射精了。
「真是的,你,这幺快呢?人家还没好呢。」白洁柔柔的哀怨声音,男人的身体倒在一边的声音。
「我都憋多长时间了,快一个月了,有点敏感,歇会儿收拾老实的你。」东子的声音。
「真这幺长时间了?我咋不信呢?谁也没碰?这家伙这幺老实了?」白洁低低的柔柔的声音调笑着,王申感觉白洁好像用手捏玩着东子的阴茎,「现在咋这幺老实了,以前我记得天天都梆硬的啊,这怎幺趴下了?」
「啥时候射完了都得软一会儿,哼,上次咱俩在一起之后我就一直憋着,看脸上都憋出包来了。」
「没看出来你想我啊,还是我看见你车找得你。」白洁的声音有了点呢喃的感觉。
「我寻思你跟王哥在一起,我不能打扰你啊,你这两天跟我王哥在一块还急成这样?我王哥满足不了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