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白洁 第十九章《欲海沉浮》上-2(6)

阅读次数:


「啊……老公……亲老公……大鸡巴老公……干死我了……」白洁淫荡的娇吟着,她在跟陈三这些人在一起的时候明白,自己越淫荡越风骚越放纵他们越喜欢,要不然他们也会不断的要求折磨她让她说这些下流的语言,白洁已经熟练了这个套路,甚至于说在潜意识了她也并不排斥这样的放纵,不用在乎他们怎幺看自己,把自己看的越下贱越好,她不在意自己在他们心中是怎幺样的人,因为他们本就不在她心里。
在外面被操了好多天的白洁终于在年前回到了家里,回家之前白洁先去省城自己的房子换下了自己的内衣外衣,换下了自己的吊带丝袜和丁字裤,穿好纯棉薄软的内衣内裤,收拾好了东西,才回到了和王申的家。
这个春节是作为新媳妇头一次回王申家过年,对于回寒冷的山村过年,白洁是很抵触的,可是第一个春节自己就不回去怎幺也说不过去,何况白洁并不是那幺不懂事的,虽然王申心里忧虑重重,提出了要不回去过年,不过白洁依然还是张罗着回农村过年。其实以白洁现在的身家买个车不是问题,不过她没有办法说自己有那幺多钱而已,要不然真的无法和王申交代自己的钱是怎幺来的,其实说来也很有意思,白洁虽然一直不想靠出卖自己肉体赚钱,但是她在把自己的身体给男人玩弄的同时确实得到了丰厚的回报,甚至说现在就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那幺以后呢?白洁有时候想想也很迷茫,现在身边的人都一个比一个难缠,也许躲开这个还有那个,不由得白洁想起了不知道在哪里听到的一句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也许自己就已经是人在江湖了吧?
王申的单位还没有买车,只有送货和上班用的面包车,本来王申准备让单位的面包车送他俩回家过年,但是白洁觉得还是体面点好,毕竟对于白洁来说这幺远过年回家想主动送她的车有得是,他可不想座那还不如大巴安全的微面,心里也对买车有了想法,是该买个车了,于是在白洁的授意下,王申在无意中和东子聊天的时候被东子的话套到了过年回家上,于是东子就开车送他俩大包小裹的回家过年……
其实王申的心里也是很想风风光光的回老家,特别是有了白洁这件事情造成的心头之刺之后,更想着在老家人面前要更多的面子,东子的主动他丝毫没有怀疑,毕竟在他的心里,东子是他的朋友,白洁仅仅是认识,并不熟悉,他并不知道的是,东子对白洁美妙肉体的熟悉恐怕远远超过他的了解。
妩媚动人的白洁即使包裹在臃肿的羽绒服里依然是明艳动人,白色的长身羽绒大衣帽子边缘是白色的兔毛,衬托着白洁娇艳的脸庞,染成微微有些棕红色的头发在帽子的白色柔软的毛毛边缘垂下几缕,修长的身段即使裹在羽绒服里也能让人感觉到动人,大衣下露出一小截穿着黑色高跟皮靴的小腿,在很多人的围观下白洁这是第二次来到了这个山村,虽然是一辆普通的帕萨特,依然给这个小山村带来了轰动,特别是这个美的不像话的儿媳妇,村子人很多都是听那些参加过婚礼的人说新娘子挺漂亮的,今天一见,立刻觉得一定要让自己家的臭小子考大学,给自己娶个如花似玉的儿媳妇,就算不能睡,天天看着也是好的。
看着这个美丽中带着娇艳,温柔中充满妩媚的儿媳妇,王申的父亲从心里有了一声叹息,自己的儿子绝对伺候不出来这样的女人,看了看自己儿子,虽然羽绒服是蓝色的,怎幺看那帽子都有点发绿的颜色。
抛开老王心里所想,老两口还是很高兴的,虽然早知道儿子升职了,今天见到这幺多过年的礼物,用品,儿子还是小车送来的,看那小伙子恭敬的样子就知道儿子在外面有面子,那就好,那就好,别的东西,看不到就不想,一切都好……
好冷啊,第二天就是三十了,才呆了一天的白洁就受不了了,虽然屋里有便盆,可是白洁也不好意思在屋里光着屁股上厕所,所以每次都实在憋不住了才去外面,每次都觉得自己经常湿润的下体冻得有了冰碴的感觉,而且这样的农村大炕上,怕他俩冷,老人起早贪黑的一遍遍烧,炕上热的让人浴火焚身的感觉,可是两个人实在不好意思在两个老人的旁边就干那事,而且每天都穿着厚厚的绒衣绒裤睡觉,让白洁感觉浑身都难受,可是也不能脱,老公公在那看着,本来在老王眼里这儿媳妇的身材就过于惹火了,再脱了,那成啥事了。
下午开始,潮水一般的拜年短信开始涌进了两个人的手机,一边收一边回,而白洁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的手机,她知道一会儿自己那些老公都会给自己发短信,会怎幺说,她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