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白洁 第十九章《欲海沉浮》上-2(5)

阅读次数:


「二哥,要不你就干我一顿吧,摸得我受不了了,别这幺折磨我了,好人……噢……」白洁在二庄子的耳边呢喃着说,说实在的就是二庄子就地给她正法她都不在乎了,这幺扣扣摸摸的实在受不了了,「三儿,弟妹不行了,让我干她,赶紧走吧,一会儿弟妹再扑上来强奸我,我可受不了。」
三个人走出饭店的时候几乎受到了所有人的注目礼,特别是柴朗的目光,看着白洁走路时扭动着的浑圆的屁股,裹着吊带黑色丝袜的修长双腿,纤细不失性感的腰肢,丰满的乳房微微的颤动以他的经验那绝对是真的,妩媚迷人的俏脸,甚至那披肩的波浪长发都完全符合柴朗对女人的所有幻想,特别是那种风情,柴朗知道这就是自己一直要寻找的风骚,有情趣,能让你把对女人的全部幻想都实现的女人,她能陪你一起玩你能想到的游戏,她能满足你一切的幻想,这才是风情的女人,充满诱惑的女人,柴朗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的时候,旁边的几个人看着柴朗说,「豺狼动心了?这女人确实是够骚的啊,打赌啊,狼哥你多长时间能得手?」
「这幺骚,还不好下手?最多一个月,我估计狼哥都用不上。」另一个人说着。
「不好说啊,要是用强奸的,只要她刷单估计就能干上,也不会有啥事,不过那没啥意思啊,这样的风骚女人,你要让她动心可比登天都难。」柴朗眼光还在看着远方已经看不见的白洁背影。
「动心?哥哥,你不是要娶回家去吧?这娘们儿不知道让多少人操过了,看着都好,扒光了一看,黑木耳啊,我估计我的家伙进去都找不到边。」
「我有一种感觉,她不是黑木耳,有可能是那种极品美逼,看她的嘴型和鼻型,还有屁股各位置颜色,她下身的颜色不会重,头发柔软不黑硬,而且脸颊和嘴唇上面一点汗毛痕迹没有,胳膊上和腿上洁白如玉,下体毛发不会太重,看屁股和走路姿势,应该属于馒头逼,很可能这个娘们是个极品美逼,不能错过,我一定要拿下,让她成为我的女人。」柴朗眯缝着色眯眯的双眼。
「靠,这就能看出来是馒头逼,狼哥,你吹吧?等你干上给我们拍个图看看,你要猜对了,我输你一部三星20**手机。要是错了,你给我买一部。」刚才要跟柴朗打赌的人说。
「好,咱俩赌了。」两人击掌一下,在另几个人见证下定下了这个赌约,堵的是白洁到底是不是馒头逼。
在回酒店的车上,其实白洁有点诧异,二庄子应该是陈三的大哥,睡了自己也没什幺,不知道二庄子为什幺要老是借着自己羞辱陈三,他并不明白的是,二庄子干了她之后就舍不得她了,所谓红颜祸水,如果白洁还跟陈三的话,他这次干了就干了,要是没事总睡兄弟的女人,二庄子在外面也会名声大臭,所以他下意识的总想刺激陈三,让陈三不再跟白洁在一起,白洁就成了他的女人,或者刺激陈三让陈三不再是他兄弟,他也可以顺理成章的抢了白洁,甚至干掉陈三,所以说白洁已经真的成了陈三的祸水,白洁是没有想到的。一个美艳到白洁这种程度的女人,想要拥有她是要有一定的能力的,白洁在保护王申,她不会让王申受到伤害,可以为了王申被这些男人玩弄羞辱,但是陈三,白洁只会潜移默化的让别的男人更加的喜欢自己,由此为了得到自己而去离开甚至与陈三为敌,先是东子,之后是大四,现在是二庄子,她没有做什幺,但是她却在害的陈三在无形中,兄弟离心,朋友反目,大哥成仇,还有一个仇人,在暗中的准备给他致命一击。而这一切无意中跟形成了以白洁为中心在影响着陈三的一切,而陈三丝毫不知。
白洁的双手扶着电梯侧面的金属扶手,翘起了屁股,后面的二庄子双手握着白洁的腰,下身冲撞着白洁湿漉漉的下身,白洁不敢抬头,低着头看着地面,轻声的呻吟着,快感很快就充满了全身,甚至是更加刺激的快感,刺激的白洁的双腿都在微微颤抖,她不敢抬头,他不敢看电梯明亮的镜子里自己淫荡的面庞和身后的那个甚至自己闭上眼睛都记不住样子的男人在操着自己,不敢看男人淫荡而狰狞的面孔,电梯门开了,男人拔出了东西,并没有把阴茎塞回裤子,就那幺挺着,白洁也没有放下裙子,就那幺光着屁股,穿着黑色的吊带丝袜穿过明亮的走廊进了他们的房间,白洁有些庆幸或者是也没有在乎是否有人看到,既然已经淫荡了,还在乎人看吗?
虽然没有喝酒,白洁都感觉自己被二庄子操的有点迷迷糊糊的了,进了屋二庄子就把白洁按在门口的衣柜那,把白洁的毛衣推了上去,连同薄薄的胸罩,含住白洁的乳头亲吻着,丰满白嫩的乳房让二庄子流连忘返的一遍遍亲吻抚摸着,而白洁的手也忍不住伸下去摸索着二庄子勃起的阴茎,一边套弄一边往自己湿漉漉的下体放,二庄子抓起白洁的右腿,阴茎在白洁下身顶了两下,白洁用手握着放到了自己滑嫩的阴道口,又一次的插进了白姐的身体,白洁靠在衣柜上,半仰着头,赤裸丰满的乳房在男人的口中颤抖,一条裹着黑色吊带丝袜的长腿被男人抱起着,小腿垂落在男人粗壮的胳膊后,小巧的黑色高跟皮靴在男人后背晃动,另一条腿几乎脚尖离地,男人穿着裤子的屁股在她敞开的双腿间抽插晃动,白洁不停地扭动屁股,与男人的自己身体里的阴茎摩擦着,挤压着,寻找着自己的快感和刺激,腰间那卷成一团的黑色包臀短裙由于上身的白色毛衣被推到了乳房上边,白嫩柔软的小腹上只有这黑色的一卷和被这一卷裙子偶尔遮挡着的黑色吊袜带裹在白洁纤细柔软的腰间,浑圆的屁股在黑色吊带的衬映下更显得白嫩浑圆此时在棕红色的衣柜挤压下时而扁圆时而腾起,伴随着白洁不再压抑的呻吟和娇喘,让二庄子更加疯狂的冲撞着白洁柔嫩的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