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白洁 第十九章《欲海沉浮》上-2(4)

阅读次数:


「好嘞。」小五拿过车钥匙刚要走,柴朗叫住他,「哎,你刚才看啥呢,以后这事别离这幺近,容易惹麻烦,听着没?」
「哥,我跟你说,刚才下车那女的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上学时候就听说可不正经了,长得老好看了,一点都看不出来不正经,以前都是听说,今天真看见了,俩男的,她就跟一个男的在后面干来的,下车还光着屁股呢,现在进屋了都没穿裤衩,穿的那吊带丝袜,哎呀妈呀,太骚了。」
「小破孩,你懂啥?一边待着去。」柴朗踢了小五一脚,进了屋。不过刚才小五的话引起了他的淫心,柴朗非常好色,虽然从不做欺男霸女的事情,但是最喜欢的就是和女人搞暧昧,玩情趣,用他的话说,天天洗干净的,脱光不出溜的啪啪的干有啥意义,要玩就要玩出情趣,所以他迟迟没有结婚,他都准备去农村找个漂亮村姑生个孩子,自己就不好好结婚了。
进了店里,跟吧台说了一句给他们几个用生米熬点小米粥,整几个小菜,现蒸点小笼包,他的这个茶餐厅没有设包房,都是一个个断开的卡座,用溜花玻璃隔开,卡座之间过道没有放桌子,中间是一个流水的风水过桥,两边很宽敞,柴朗故意走过白洁他们座的位置,刚好白洁抬头,一瞬间给柴朗来了个一箭穿心,这女人的风情太美了,太媚了,没有那种浓妆艳抹,完全是一种天然的妩媚风情,那种经历过男人,经历过风尘,经历过感情与欲望的女人,正处在女人最大的魅力时期,太小了不解风情,太大了如狼似虎,就是这个要和不要之间,媚和浪之间的女人充满了最大的魅力,虽然惊诧于白洁的美艳,但是久经欢场的柴朗怎幺能露怯,貌似礼貌的点了一下头,一看两个男人,二庄子算是认识,陈三也见过,毕竟都是搞这个行业的,二庄子本来就是个刀枪炮子,在郊区一带横行,这两年跟着他大哥在市里搞开发,搞拆迁开始算是混成老大了,手下弟兄还是以郊区那边人为主,心狠手黑,不太讲道理,所以一般像柴朗他们和这样的人尽量敬而远之,不是惹不起,而是犯不上,柴朗他们属于比较讲道理,把势力和权力变成金钱和自己能享受的东西,而不喜欢给自己惹麻烦,这不符合他们的利益。
「二哥,陈总,是你俩啊,跟弟弟说一声啊,还来点啥,着不着急,不着急给你们熬点小米粥,现熬,跟粥铺那玩意可不一样。」柴朗立马进入了老板的角色,「这是二嫂吧?嫂子你看想吃点什幺,弟弟请,您头回来我这,想吃啥点啥,服务员,来,给嫂子整碗燕窝,算我的。」
「哎呀,狼老板啊,这是我弟妹,三儿媳妇,弟妹我跟你说这货就是个色狼,看到女的就走不动道。」二庄子说着是陈三媳妇,手还是毫不客气的搂着白洁的腰,白洁尴尬的看着柴朗,脸上火辣辣的,毕竟这是个外人,白洁还做不到刀枪不入的地步,微低下头「狼总,你好。」
「我姓柴,呵呵,不姓狼,二哥,陈总,您三慢慢吃,我等几个朋友。」柴朗果断抽身,对这个女人他已经有了想法,那就不能和这两个货纠缠太多,有失身份。
从刚才柴朗过来,陈三就感觉脸上快着了一样,毕竟都是场面上的人,虽然他跟柴朗不熟,但是他以前领着白洁和很多圈内玩餐饮娱乐的在一起见过,也跟柴朗碰过头,只是点头之交,换过名片而已,而且他知道柴老八他们这伙人很少涉及黑道上的事情,只是人头广,背景也都很深,有不少外地来的心狠手辣的亡命之徒出事之后都是他们给摆平,在道上这哥几个是很少有人愿意惹的,因为他们没有案底,没有把柄,除了给一些小弟炮子出面摆事之外从来不惹这些麻烦,谁惹他们谁犯说,何况他们并不好惹,也许一个二代无所谓两个无所谓,八个官二代一起,就很难摆平了。
陈三在柴朗面前把面子丢了,心里隐隐的对二庄子有了一种愤懑之意,虽然他隐藏着,但是敏感的白洁还是感觉到了,她忽然发现也许自己就是陈三的祸水,因为她让二庄子,大四,钟五甚至陈三的小弟东子都对陈三慢慢的产生了隔阂,要使人毁灭就要使人疯狂,白洁感觉自己的目标越来越清晰了。
吃饭的时候二庄子的手就一直在白洁的裙子里摸索着,时而揉捏白洁丰满滑嫩的屁股,时而伸到白洁两腿之间玩弄白洁柔软的阴毛和湿润的阴唇,不时地拿出手指上面还有他自己射出来的精液,非要白洁啯他的手指,白洁羞臊的满脸通红,陈三也是弄得很不自在。在白洁的对面看着白洁被二庄子玩弄的满面潮红,眼含春水,看二庄子拿出来的手指湿漉漉的,估计白洁下身也快发河了,虽然晚上客人很少,可是毕竟是公共场合,白洁的裙子本来就属于齐逼短裙,刚能包住屁股,现在已经都在屁股上面了,白洁几乎就是光着屁股露着吊带丝袜的袜带坐在沙发上,还好是坐在里面,要是外面,白洁估计更臊的受不了了,每次服务员来上菜,白洁都不敢抬头,服务员上菜的时候能清楚的看到白洁的裙子都卷在腰上,白花花的屁股和黑黑的阴毛时隐时现,好不容易坚持到饭吃完,白洁感觉浑身都软了,好像来了次高潮一样,浑身酥软,如果不是在外面,她是真的很期待有个男人的大阴茎插进来干自己,被不停地挑逗玩弄了半个多小时,屁股下面湿漉漉一片,稍微一动屁股和皮革之间湿漉漉的水渍声让白洁更感觉自己是个荡妇,不过想到这几天的经历,难道自己不是个荡妇,不是个骚货吗?事实就是的,连白洁自己都无法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