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女友面前被男人操射了

阅读次数:

宋强的父母在一场车祸中双双死去,那个时候弟弟宋明才18岁,正在读高三。好在宋强已经毕业了,工作找在一所学校当体育助教,所以也能勉强支撑这个家。宋强用工资租了一间房,和弟弟过起了相依为命的生活。
宋强今年25岁,读了四年的体校,身体发育得结实健美。本来就年轻,正是身体性需求最强烈的时候,但是经济压力大,还没找过女朋友,况且房子的条件也差,一间卧室里两张单人床,只用一道门帘隔起来,他睡外面,让弟弟睡里面。要做点什幺,一丁点声响就听得一清二楚。
今年夏天的天气奇热,晚上吃过饭后,宋强照例洗澡。凉水冲在身上一阵舒爽,擦香皂的时候,胯下的鸡巴竟然迅速地挺起来了。昏暗的灯光下,只见一个赤裸的猛男,厚实的胸膛,挺拔的大腿,结实的小腹处一片浓密黝黑的阴毛,中间更是耸立着一根直挺挺的鸡巴,足有18厘米长,4厘米粗。
在水声掩饰下,宋强开始抚摩起自己的鸡巴来,今天的欲望仿佛来得格外的迅猛。在平时,宋强是很能自我控制的人,即使想要,也碍于狭窄的私人空间, 只能干忍着。所以比起其他放纵的男人来,鸡巴反而尤其敏感,只要稍加刺激, 哪怕是被布料轻轻地摩擦两下,也会硬起来。
对于这些,宋强自己也没办法。他那根鸡巴少有抚弄,颜色也显浅,甚至透着一丝粉红,但是又完全是成熟男人的尺寸,硕大的龟头上经常泛着一股浓浓的男人味。
宋强用右手套弄着自己的鸡巴,速度越来越快。低头一看,只见马眼里流下汩汩的淫液,整根鸡巴也涨得发紫,上面青筋直暴,仿佛马上就要射了。宋强小声地「啊啊」叫了两声,却突然听到从外间传来「啪」的一声响,将他吓了一跳, 右手马上就离开了即将爆发的大鸡巴,抓起身边的运动短裤就套,连内裤也顾不上了,从浴室里跑了出去,发现弟弟宋明正蹲在地上收拾着一个杯子的碎片。原来,宋明在倒水的时候打翻了水杯,幸亏没被烫着。
宋强安心了,而刚才才硬被压下去的性欲这个时候又抬头了。他不安地抓了抓胯下,却发现宋明蹲在地上,眼光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下身。宋强往下一看, 顿时臊得脸红脖子粗。自己的鸡巴半硬着,把短裤顶起了一个帐篷,看着是沈甸甸的一大包。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刚才套裤子的时候没顾得上把水擦干,短裤现在湿了大半,竟然变得完全地透明起来,从裤子外面能清楚地看见硬屌和两个阴囊的样子和形状。
弟弟的脸离自己的下身不到1米的距离,被这样看着,宋强又羞又气,而胯下那根鸡巴却完全不顾主人的意愿,竟然完全地硬了,龟头还渗出滴滴的液体来, 又湿了一大块。
宋强红着脸,轻声斥道,明天还得上学呢,还不赶快睡觉!说完就转身躺在了自己的床上,闭起眼睛,不敢再看宋明。
等弟弟终于进了门帘,宋强才急切地将手一把探进自己的短裤,狠狠地撸起来。一切都顾不上了,鸡巴似乎比刚才在浴室的时候还要硬还要粗,再不发泄出来恐怕就真的要爆了。想到弟弟在门帘里面,自己躺在外面,把右手伸在裤子里面,就着刚才流出来的淫液疯狂地撸鸡巴。弟弟也许已经听见了自己压抑的喘息声,还有鸡巴上传来的「吧唧吧唧」的声音,这种紧张的滋味让宋强格外兴奋,没几下身体就颤抖起来:「啊……啊……」一根硬屌射了,强劲的精液喷在短裤里,粘粘的一大片。
这天晚上,宋强加班回家,已经9点多了,先前已经打电话回家告诉弟弟自己要晚一点回家。这个时候的宋明应该刚写完作业,准备睡觉。
宋强疲乏地走上楼,用钥匙打开门,在这之前,他肯定想不到自己会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书桌前,宋明站着,上身还穿着校服,裤衩却被脱下来扔在了一旁, 光着下身,勃起的鸡巴非常的刺眼。
其实在宋明这个年纪,有性冲动和手淫也是正常的,但宋强不敢相信的是, 宋明露出鸡巴,竟然是为了让蹲在他面前的另一个男孩舔吸。
弟弟那根已经发育得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鸡巴此时变得又硬又粗,被那个男孩含在口中,在舌头的搅动下激动得直颤抖。宋强看得呆住了,一双眼睛直直地盯住那根鸡巴,这一秒钟还清晰可见那硕大的龟头,下一秒钟却整根都捅到男人的喉咙里去了,只剩两个鸡蛋大的睾丸一下一下地在外面撞来撞去。鸡巴旁边覆盖的阴毛也浓密茂盛,从肚脐眼下面一直延伸到阴囊。
亲眼看着这禁忌的一幕,宋强完全不知所措,他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冲过去,用拳头教训那个玩弄弟弟鸡巴的男孩,但是双脚却像被钉住了一样移动不得。自己从来没被人含过鸡巴,不知道龟头被男人粗砺肥厚的舌头缠住是什幺感觉?那一刻他竟然有点羡慕起自己的弟弟来,但下一刻,他又直掐自己的大腿,怎幺能有这幺不知廉耻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