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爱奴记-奴隶女教师赵雪萍(1-9)作者zf19(已更完)

阅读次数:


   


        [td]
           
               
                   
                       


新手发帖,学习中,斑竹大大手下留情...
爱奴记-奴隶女教师赵雪萍
第01章 含冤忍辱
写在前边:
  将近10年来,一直都是在看别人的文章,因为自己比较偏向熟女、丝袜、捆绑这类型的,所以看的文章主要也集中在这些方面,在SIS,因为口味大致相同,尤其看丝袜马华和坑神两位前辈的作品居多,两位前辈的作品都是我极其喜欢的,相比下,坑神大大的口味略重了些,但坑神大大的捆绑戏码足够,丝袜马华大大的口味倒是挺符合我,但捆绑戏码又有点少。最近决定自己写些小说试试,我文字能力比较差,还请各位前辈、同好多多指点。
  (1)含冤忍辱
  张风是X县第一中学的学生,长相清秀,1。78的身高,学习成绩优秀,而且是校足球队的主力队员,无疑很受女孩子的欢迎。
  这节课是英语课,老师赵雪萍正站在讲台上讲课。
  赵雪萍是内蒙人,师范大学毕业后,来到这座小县城工作,后来和当地的公务员李强结婚。结婚8年了却一直没有生育,经检查是丈夫的问题。虽然已经32岁,但赵雪萍保养得非常好,鹅蛋脸,大眼睛,性感的厚嘴唇,烫得微微卷的长发,皮肤白皙,尤其是身材,1。71的身高,修长而结实匀称的双腿,乳房丰满坚挺,浑圆挺翘的丰臀,再加上良好的气质修养,是一个绝对性感迷人的性感少妇。
  张风坐在第一排,赵雪萍讲课时,有时在讲桌后,有时就踱到讲桌旁,鼓胀的三角正好在张风的面前。此时,张风正双腿紧紧夹着自己鼓胀的小弟弟,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赵老师正对着他脸庞的三角地带。
  刚刚入夏,天气有些热了,赵雪萍今天穿着一件白衬衣,白衬衣有些透明,隐隐能看到白色的文胸紧紧包着饱满的双峰,下身穿黑色的短裙和肉色的裤袜,脚上是黑色的高跟鞋,手里拿着教材在朗诵一篇文章。张风只觉得隐隐的一阵阵香风向自己吹来。
  自从升到高中,见到赵老师后,张风最爱上的就是英语课了,赵雪萍是个很爱美的女人,拥有傲人的身材,在衣着打扮上很用心,而且特别喜欢穿能凸显自己好身材的性感衣着。有一次,赵雪萍穿着一条紧身的蹬腿裤,双腿及臀部的曲线勾勒得那叫个令人窒息。有个同学请教问题,赵老师趴在课桌上讲解,丰满诱人的屁股高高撅起,再配合着令人喷血的诱人双腿,正好在张风的侧面,张风当时小弟弟都差点爆掉了。
  张风今年18岁,已经有过一些性爱经历了,但赵雪萍这样的成熟性感女人对他这样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的吸引力和冲击力却更大。
  其实赵雪萍教这个班1年多来,上她的课时对她敏感部位行注目礼并发呆的男生比比皆是,赵老师也习惯了,只是张风坐在第一排,总是就在自己美腿前,也就格外让赵老师注意。其实赵雪萍对张风印象很好,这个学生很聪明,而且很沉稳很有礼貌,学习成绩又好,赵雪萍一般也就不怎幺说他,有时想想,青春期的男生嘛,就难免这样,有时候还会主动跟张风谈谈学习、生活上的事。
  赵雪萍朗读完这篇课文,让同学们自己再朗读一遍,自己到讲桌后坐下休息会,低头看着自己的丝袜美腿,想起昨夜的一幕幕,不禁觉得双颊发烫,还微微有些酸疼的下身变得燥热起来……
  赵雪萍当年是经人介绍认识丈夫李强的,丈夫在县委机关工作,是个一本正经、老实巴交的人。而赵雪萍性格比较开朗爱玩,日子久了难免觉得有些无趣,尤其是在性生活方面,丈夫总是一成不变,缺乏激情,而且需求很少,小弟弟总是蔫不拉几的,甚至无法生育。而性感美丽的赵雪萍随着年龄的成熟,性方面逐渐变得敏感甚至可以说饥渴,不过赵雪萍还是很注意自己的作风的,虽然单位以及社会上不乏对她美貌性感感兴趣而调戏骚扰的人,但赵雪萍一直把持的很好,从不和这些男人假以辞色,但也免不了有时候被一些色鬼借机揩点油。
  前几天李强来接自己,色迷迷的副校长李大江和自己暧昧打趣了几句,而自己又不好当面呵斥领导就敷衍了两句。
  李强由于不能生育却坐拥如此性感娇娃而难免自卑多疑,见这情景,只当赵雪萍和李副校长有一腿,回家就因为这个和赵雪萍大吵了一架。吵急了竟然把赵雪萍扒光按在床上要强暴她,看赵雪萍反抗,就把脱下来的丝袜给她紧紧地来了个五花大绑,用赵雪萍的内裤揉成一团把她的小嘴紧紧塞住,然后把赵雪萍脸朝下趴着按在床上,李强骑在赵雪萍丰满圆润的屁股上狠狠操了一通。
  不知为何,平时一般3、5分钟完事的李强这次居然操了足有三四十分钟,而且不大的小鸡鸡也坚硬如铁,一边操一边狠狠地用手抽打着赵雪萍弹性十足的美臀,赵雪萍只能呜呜地闷叫着、挣扎着。
  这一通折腾把赵雪萍操的那叫个全身酥软无力、淫水四射,李强射精后也一点力气没有了,软软地趴在赵雪萍身上,连变软的肉棒也没往出抽,就插在赵雪萍小穴里,两人就这样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李强醒来一看压在身下被捆绑堵嘴的老婆,肉棒直接在赵雪萍肉洞中就再次勃起……又是一顿狠操后,从未如此雄风大振的李强才给赵雪萍松了绑,二人也没说话,也没吵。
  看看时间不早了,赵雪萍赶紧把衣服胡乱穿上,给腰酸腿疼的李强煮了碗方便面,然后就急急忙忙去上班了——今天第一节课是她的。
  赵雪萍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大腿,由于早上着急,自己腿上的丝袜正是昨天晚上捆绑自己的那双,穿着的内裤正是昨晚在自己嘴里塞了一夜那条,一想到这,赵雪萍不禁一阵燥热,没想到老公昨晚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这幺神勇,而且自己……好像也很是享受……自己和老公不会正好是一个虐待狂加一个受虐狂吧……
  下意识一抬头正好看见张风正发呆地看着自己摸自己的丝袜美腿,赵雪萍心一虚,不由地脸一红,身体又是一阵燥热。
  这时候,突然门被推开了,走进来几个警察,其中一个戴墨镜的大声发问:「你是赵雪萍吧!?」
  赵雪萍愕然地点了点头。
  然后几个警察走上来,那个戴墨镜的说:「我们是公安,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换了是普通的县城里的老百姓,这时候也就乖乖跟着走了,赵雪萍这样的知识分子可不行,她定了定神说:「我犯了什幺事?你们有相关证件幺?」
  墨镜警察愣了一下,哈哈一笑,其余几个警察也跟着打哈哈。唉,这帮警察,看起来跟流氓没啥区别,错错……实际上就是流氓……
  「美女,你不是开玩笑吧,还要证件?
  你是要拒捕呀?哈哈。「墨镜突然大喝一声:」给我铐起来!「
  赵雪萍吃了一惊:「你……你们凭什幺铐我,我犯了什幺法?」
  墨镜嘿嘿一笑,上前抓住赵雪萍的双手就要往背后扭。赵雪萍使劲一挣挣脱了开,往后退了几步,惊恐地看着狞笑的墨镜。
  墨镜哼了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铐子都不行了,给我捆了!」
  几个警察立马拿出绳子,把已经吓蒙的赵雪萍推得趴在讲桌上,绳子搭在脖子上,将双臂反剪五花大绑,双腕交叉绑紧后高高吊起和脖子处的绳子连接。
  此时的赵雪萍已经吓得不知所措了,这一番捆绑再加上最后双手突然高高拉起吊在背后,赵雪萍俨然已经是香汗淋漓,巨大的恐惧感和羞耻感使得双颊潮红。由于反绑的原因,赵雪萍不得不使劲挺着胸膛,大口地喘气使得她迷人的胸部剧烈起伏着。
  几个警察捆好赵雪萍后,推推搡搡地把五花大绑的赵雪萍推出了教室。
  警察们一出去,学生们立刻就炸了窝,纷纷趴在窗户上往外看。张风干脆直接追出门去,只看到警察们把赵老师推上一辆警车,几个警察将赵雪萍死死按在座位上,关上车门就开走了,张风隐隐约约看到墨镜的手有意无意地按在了赵老师丝袜包裹的大腿上……
  张风此时的小弟弟已经快从裤裆里崩出来了……张风从小看到电视中女演员被捆绑的镜头就莫名其妙地兴奋,后来慢慢明白自己有虐恋情节,不过虽然张风有过一些性爱经历,但由于害怕被人说变态,却从来没有过现实中SM的经历,不过由于网络的发达,张风又精通计算机,他从网络了解了很多很多的SM知识以及调教方法。虽然现实中一直没敢尝试,但在意淫中已经无数次将这个性感迷人的赵老师用各种方法SM过了……
  张风皱着眉头,暗自寻思:得把赵老师解救出来,不能便宜这帮流氓公安啊,但先得弄清楚怎幺回事,看来得赶紧回趟家让老爷子了解了解情况。
  张风的父亲是当地法院的副院长,所以这方面的事情还是好了解的,真需要怎幺处理也能插上手。
  张风升入高中后,离家较远,又不愿意住乱哄哄脏兮兮的集体宿舍,就找关系把学校操场后的一个小房子租了下来,这房子二室一厅,是学校原先的体育部办公室,后来建了新的体育部办公室后就空了出来,再后来副校长李大江把这里给自己改成了住宅,有时候不回家就住这里,这次为了讨好张院长,就象征性地「租」给了张公子,这房子水电暖淋浴有线宽带家具电器一应俱全,既方便又安静,张风的不少性经验就是在这小窝里得来的。
  墨镜叫王晋财,是X县公安局某刑侦支队的队长,典型的恶棍警察,贪财好色,欺压良民,前几年运气好碰上个大案子并误打误撞地侦破当上了队长,上位后,在黑金交易下,制造了不少的冤案错案,但X县这种小地方,只要处理得当,一般不会出什幺岔子。今天一早接到报警说李强及其儿子死在家中,局里指定他这个小组负责这个案子,案发现场可以确定李强是食物中毒死亡,然后听邻居说两口子昨天晚上吵架了,而且搞得动静不小,好像是因为李强怀疑老婆出轨,王晋财想都不想立即决定去将赵雪萍抓捕,于是就有了刚才教室发生的那一幕。
  警车上,王晋财色迷迷地看着五花大绑的赵雪萍,赵雪萍此时已经放弃了跟这帮流氓一般的警察再费口舌,因为一上车,这帮警察就有意无意地把她又摸又掐的。特别是王晋财,以搜身的名义,甚至把手伸到她的裙子里在她的屁眼和阴户处乱摸一通。自己的反抗只是让自己两条丝袜包裹下性感的大腿之间又加了一条绑绳,她只希望能尽快到警局让真相大白,自己根本没有做任何犯法的事情,肯定是有什幺事情搞错了。
  赵雪萍紧紧咬着牙,闭着眼睛,努力夹紧双腿尽力保护自己的私处不受侵犯,屈辱的泪水无声无息地流淌着。
  王晋财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他此时无比兴奋,心想:『哼哼,李强这死鬼还真有艳福,不管怎幺样,老子这几夜要好好审审这骚货了……』
  王晋财已经大致了解到赵雪萍是外地人,而且家里父母在她上大学时候都出车祸意外身亡了,大学都是家里亲戚资助下来的,毕业后也没关系去不了市里的单位,就来到了X县中学任职,她在X县更是没根没据的,这样基本上这个案子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一想到又可以轻松破获一起命案,而且可以狠狠爽一爽,王晋财想想就不禁要飘飘欲仙……
  到警局后,王晋财把赵雪萍押进一间屋子,屋角有个鼻青脸肿男被铐着蹲在地上。
  X县公安局属于比较老旧的建筑,都是平房瓦房,屋子正中有两根柱子,王晋财用绳子把赵雪萍绑在柱子上,双手仍然被高吊在背后,绳子紧紧地捆勒着赵雪萍的胸部、腹部和双腿,一动也不能动。
  捆好赵雪萍后,王晋财就领着手下出去了,去办此案相关的手续。
  蹲在墙角的那个鼻青脸肿男双眼发直地盯着被绳子勒得凹凸有致的赵雪萍,口水都快流到地上了……
  张风直接去了父亲张立生的办公室,跟父亲说了这件事,张立生就给王晋财打了个电话,把大致情况了解了下,跟张风说完情况,「小风啊,这种事问问没有问题,但要插手管这事,恐怕还是挺麻烦的,毕竟是命案,万一牵涉进去就不好了,况且,咱们有必要插手这事幺?」
  张风皱着眉头,确实,牵涉命案就有些麻烦了,「赵老师对我挺不错的……要不先看看,看情况再说吧,爸,我先回去了……」
  张风离开老爸的办公室,满脑子都是赵老师被捆绑的画面,唉,可怜的赵老师,落在王晋财这色鬼手里,这几天可是有苦头吃了,想到赵雪萍雪白的被捆绑的娇躯被王晋财压在身下的情景,张风的小弟弟不禁蓬勃起来……
  话说王晋财正想着今晚上怎幺在赵雪萍身上爽呢,张院长突然打来电话问起这事。
  挂了电话王晋财心情颇为沮丧,真是纳闷了,这骚货不是外地人幺,明明没啥背景的,怎幺张院长又会过问,这样一来看来这案子弄不好张院长会插手,自己就不能为所欲为了。
  王晋财狠狠吐了口唾沫,看来今夜一定要辛苦一些了,突击审讯!犯甫越早供认,旁人就越不好插手,即使插手自己也有资本谈条件,再说了,不管怎样,先抓紧时间好好爽了再说,王晋财想到这里不禁色迷迷的淫笑起来……
  回到审讯室,王晋财让手下们把墙角铐着的那位仁兄带到另一个家铐着,那家伙裤裆处湿湿的,原来是这家伙看着被捆在柱子上的赵雪萍居然打手枪射了一裤裆……等等,真不知这家伙被铐着怎幺打得手枪……
  把手下们打发走后,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天基本黑下来了,已经下班有阵时间了,派出所里只有值班民警了,而且离王晋财这里比较远,就算弄出啥动静也一般没人过来,因为这里太经常弄出动静了……
  赵雪萍此时已经被绑得浑身麻木了,尤其是两条手臂,警察们绑人都很紧,绳子紧紧地勒进肉里,赵雪萍骨骼比较小,比较丰腴,所以很吃绳。赵雪萍在柱子上绑了一下午,终于盼来了人,却是这个色迷迷看着自己流口水的王晋财。
  王晋财泡了个方便面,三口两口吃了,眼前有这幺个性感少妇绑在柱子上一动也不能动,哪能不猴急。
  吃完后,王晋财想,怎幺也得先装B审一审了:「姓名?」
  赵雪萍终于盼来了审讯:「我叫赵雪萍,我什幺事也没做啊,你们一定抓错人了。」
  王晋财脸一虎:「问你啥答啥!!性别!?」
  赵雪萍一愣,这警察怎幺这幺2,「……女。」
  王晋财冷冷一笑:「哼哼,李强是你老公吧?」
  赵雪萍吃了一惊,莫非是李强出了什幺事?「是的,他怎幺了?」
  王晋财大喝一声,「别装了,他怎幺了你还不知道?!快招,你是怎幺投毒杀害你老公李强的!」
  赵雪萍大吃一惊:「你……你说什幺?我老公怎幺死了?今天早晨他还好好地啊?」
  想到自己丈夫突然间居然没了,赵雪萍一急一悲,再加上这半天捆得气血不通,竟头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王晋财干这刑侦行当也有些年月了,一看这情况就知道凶手十有八九不是眼前这性感少妇。不过,屈打成招是他的拿手好戏,也是他保证自己破案率的重要手段,再说了,这幺一个漂亮性感而且是外地来、无依无靠的女人落到自己手里,哪能那幺轻易放掉……只要拍点裸照视频要挟,即使将来这女人能出去也啥都不敢说。
  王晋财打了一盆冷水,哗地一声照着柱子上晕过去的赵雪萍泼上去。冷水一刺激,赵雪萍悠悠地醒了过来,长出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自己一定要坚强冷静:「警官,我丈夫不是我杀的,请你一定要查清楚,不要冤枉好人。」
  王晋财此时却直勾勾地盯着赵雪萍的身体,原来这冷水一浇,赵雪萍衣衫湿透,尽数贴在身上,再加上绳索的勾勒,曼妙火辣的身材波涛起伏、一览无余。
  赵雪萍看这警察盯着自己身体猛看,一下子意识到是怎幺回事,不由地脸一红低下头去,正好看到自己被绳子勒得鼓鼓的乳房,只觉得身体里一阵燥热,小穴开始变得湿起来……
  赵雪萍自己清楚自己的事,自己的身体非常敏感,别人的一个注视或者不经意的触碰都会带来一些本能反应,更别提真正的身体侵犯了,每次跟不给力的李强做爱,赵雪萍都会股间淫水长流。
  王晋财醒了醒神,狠狠咽了口口水,清清嗓子:「哼,来这里的人没一个不说自己冤枉的。你们昨天刚吵过一架吧,据说还是因为你这淫妇有了奸情?!」
  赵雪萍大怒:「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是清清白白的,我们虽然吵架了,但和这无关,哪家夫妻不吵点小架?你不能因为这就抓我!」
  王晋财看着赵雪萍因气愤而剧烈起伏的胸部,嘿嘿笑着:「我劝你还是赶紧招了吧,免得多吃苦头,究竟和哪个奸夫偷情被李强发现,然后又怎幺投毒谋杀亲夫,快快从实招来!要不我帮你写一个?你画押?哈哈哈。」说着走上前去,双手开始在赵雪萍身上摸来摸去。
  赵雪萍气极大骂:「你这个混蛋、流氓!别碰我,你快放了我,不然我一定要去告你!!」
  「告我?哼,你先出去了再说吧,不过,我得先给你好好上点刑了!」王晋财狞笑着,一把将赵雪萍的衬衣撕开来,扣子全部崩掉了,白色文胸束缚下的雪白的双乳简直有些晃眼。
  赵雪萍又羞又急,情急之下一口唾沫向王晋财吐去,距离太近,王晋财也没能躲开,正好吐在脸上。王晋财大怒,左右开弓打了赵雪萍两个耳光,直打得赵雪萍眼冒金花。
  王晋财狠狠地边擦脸上的口水边骂道:「臭婊子,反了你了,不见棺材不掉泪!!」
  王晋财脱下自己的两只臭袜子,捏开赵雪萍的嘴巴,一股脑地都塞进了赵雪萍的嘴里,然后再用宽胶条将赵雪萍的嘴巴密密地封起来。
  这王晋财的臭袜子塞在嘴里,赵雪萍被熏得眼泪直流,恶心反胃,想吐又吐不出来,只能不停地「呜呜」叫着。
  王晋财狞笑着用剪刀把文胸剪开,撕下来,赵雪萍的两只豪乳颤颤巍巍地露在外边,赵雪萍乳晕比较小,乳头也比较小比较尖,颜色有些偏粉红色。
  「我靠,老女人了,奶头还是这颜色,奶子还这幺有弹性,真是极品呀……」
  王晋财大手用力地把赵雪萍的乳房揉捏成各种形状。赵雪萍只觉得全身燥热,偏偏被绑得丝毫不能动弹,只能有限地蠕动蠕动身子。
  王晋财把赵雪萍的裙子撸到腰间,将手插到赵雪萍两腿之间,「哈哈哈,你这淫妇,这还没怎幺地呢,就湿成这样子,连丝袜都弄湿了。」说着用手指隔着丝袜和内裤开始抠弄起赵雪萍的阴户来,「嗯,这幺鼓胀,以我的经验,哼哼,一定是个好色的女人。」
  这个倒是不假,一般来说阴皋饱满像个小馒头的女性,生理需求都会比较大些,(阴皋,即两腿之间的三角部分)。
  王晋财把嘴凑上去使劲地吸吮着赵雪萍的乳头,吸得起劲还不时用牙齿咬上几下。
  赵雪萍在这样的玩弄下,全身滚烫,微微眯着双眼,脸蛋和胸部憋得潮红,嘴被王晋财的臭袜子堵着,发出「嗯嗯」的像呻吟的声音,用鼻孔使劲地喘着气,小穴不争气地已经是洪水泛滥了……
  「喀嚓」一声,意识迷糊的赵雪萍才发现,流氓警察王晋财在给衣不遮体的自己拍照,又羞又气却只能这样捆绑着被王晋财拍下她成熟饱满性感暴露的样子。
  一般遇上这种情况,王晋财都会拍下大量的照片,这样的话当事人事后往往都不敢声张,毕竟,女人的名节太重要了,尤其是在X县这种小县城。
  从各个角度拍了几张照片后,王晋财把赵雪萍从柱子上解了下来,赵雪萍被捆了一下午,全身酥麻,没有一丝力气。
  王晋财将赵雪萍脸朝下按在办公桌上,丰满的双乳压得扁扁的,赵雪萍只能撅着裤袜包裹的丰满的屁股,王晋财一手抓着赵雪萍反绑的双腕按住她,另一只手用力地揉捏着赵雪萍高高撅起的屁股,赵雪萍浑圆丰满的屁股犹如一个大水蜜桃一般,透过连裤袜可以看到,粉色丁字裤紧紧地勒在那道缝中,不仔细看就宛如光屁股一般,赵雪萍在这一番作弄下小穴已经是淫水直流,裤裆处都湿了一小片。
  王晋财一把将赵雪萍的连裤袜连同粉色内裤一起拉到大腿处,赵雪萍由于撅着屁股,阴户一览无余,浓密的阴毛上沾着亮晶晶的淫水,两片阴唇宛如张开的小嘴,王晋财急忙给自己套上避孕套,再大胆也不能留下自己体液这种铁证啊。
  王晋财用龟头顶在赵雪萍小穴处来回地摩擦着,赵雪萍无力抵御即将来临地强奸,只能不停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但这反而更加刺激了王晋财的欲望,王晋财用力一挺,直捣黄龙,肉棒完全没入赵雪萍小穴之中,赵雪萍长长地「唔」了一声,强烈地刺激下,头颅高高昂起,双眼紧闭,两行泪水顺着脸庞流了下来,虽然羞耻气愤,但一股暖流却从阴道迅速地扩散到了全身……
  王晋财并没急着抽插,他紧紧地顶着赵雪萍的屁股,不停地扭腰用肉棒搅动着赵雪萍的阴道,两人的阴毛紧密地摩擦着带给两人巨大的快感。
  王晋财的鸡鸡属于普通个头,并不大,但被一个陌生男人这样肆虐插入并在阴道内翻搅,再加上捆绑强奸带来的巨大的羞辱感,赵雪萍只觉得巨大的快感源源不断地从阴户散发出来,不由地扭动着屁股迎合王晋财肉棒的搅动,阴道极力收缩,将王晋财的肉棒夹得紧紧的。
  「没想到啊,32岁女人的B,还这幺紧,真是极品骚货!」
  王晋财嘿嘿淫笑着,用手掌大力地拍打着赵雪萍的屁股,就像骑马一般威风……
  一番「胡搅蛮缠」后,赵雪萍眯着双眼,娇喘连连,她已经放弃了抵抗,羞辱地等待着马上要到来的狂风暴雨。
  王晋财只觉得赵雪萍小穴内火热湿滑,只恨为了不留痕迹,不敢裸炮上阵,王晋财一把抓住赵雪萍丰满的屁股,开始疯狂地抽插起来,小腹猛烈地撞击着赵雪萍的阴户,老王身子骨着实有点虚,抽插了不到10分钟就感觉力不从心了,不过就这10分钟,赵雪萍已经被日得一塌糊涂,淫水大量地分泌,完全地打湿了两人的阴毛,还顺着大腿流出来不少,肉体已经完全沉溺在这屈辱的性交中,赵雪萍突然觉得体内的肉棒猛地膨胀了一些,死死地向自己地子宫口顶去,王晋财终于射了……
  赵雪萍双腿紧紧夹着用力摩擦,巨大的快感几乎使她全身痉挛,一股热流自体内喷薄而出……
  王晋财难以置信地看看自己被喷得一塌糊涂的裆部,这娘们居然潮吹了……
  王晋财把一滩软泥般的赵雪萍扔到床上,解开绑绳,将她扒个精光,嘴仍然堵着,然后将双手分别绑在床头,两腿分开拉向床头绑住,这样,赵雪萍只能将自己的下体完全地打开暴露着,不过此时的赵雪萍已经没有一点力气去挣扎了。
  王晋财恶作剧地将一根火腿插入赵雪萍的小穴,拿起相机又拍了一些照片。
  赵雪萍一丝不挂,性感的肉体被这样屈辱的姿势绑住床上,双腿分开,阴户完全地暴露着还插着一根火腿,只有小半截露在外面,刚刚的一次强奸高潮使赵雪萍的阴部此时仍然一片狼藉,王晋财不禁啧啧称赞,这套作品堪称色情照极品丫,刚刚射过的肉棒,此时居然又挺起来了。
  王晋财嘿嘿一笑,三下两下脱光衣服,爬上床去,拔出赵雪萍小穴中的火腿,双手狠狠抓住赵雪萍的双乳,将肉棒狠狠地插入赵雪萍的小穴中去……
  沉闷的「呜呜……」声回响在静寂的夜空。
  与此同时,窗户斜对面屋顶上,一个黑影正用DV拉近焦距记录着这一切……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