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外性欢乐

阅读次数:


  我是二十来岁的一个职业女性,已经有丈夫了,我爱他,他也非常爱我。我们两人
都受过高深教育,对于性事一向都坦然讨论。在假期中,我们有很多好去处,例如到海
滩、上夜总会等,但我从未想过交换伴侣的游戏!
  在两年前,老实说,我想也没有想过换妻这个玩意,我听别人说过,他们谈的时候
总是说着讲笑的口吻,对我来说,这简直是不可能的,而且也一定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的。我一向认为性事是一件夫妇间两人秘密的事,那时侯,我说也不敢说换妻两个字。
  我告诉你,其实我并不觉得性交或其他有关性的问题是一种羞耻,而我也不是保守
的一派,当我和我的丈夫在一起的时侯,我可以和他实行不同的姿势,而且每次完事之
后讨论其中过程,我们夫妇两人并不怕难为情,反而在讨论每次后做得更精彩更刺激。
我并不知其他夫妇是否如此,但我知道我们这样做是绝对正常的,在我来讲,这事更是
家常便饭。
  我也曾经害怕我的丈夫会有外遇,虽然他不是一个穿门过户的推销员,但是,在一
年中,他也有一两次要到别处出差办使,我想他一定会有各种不同的艳遇或者有机会去
寻花问柳,在初初结婚那一年,他也承认在外出时与别的女人胡混,而我也不太介意,
叫他注意清洁就是了,我认为其实大多数男人如果没有太太在旁时都会如此做的。
  因此,过了不久,他开始把他的艳遇和盘托出,而且把其中精彩过程说给我听。当
我听到他说出那些色情架步的情形,有时在妓院的奇遇,我自己也兴奋起来,我要他说
出每一个细节,我想知道那里的女人是甚麽样子,她们会做些什麽,以及我丈夫对她们
的反应是怎样的。
  虽然,我的丈夫有不少婚姻以外的性事,但我却从来没有过。至于他会不会介意我
则不知道,不过事实上根本没有发生过。当他离开我而出外的时侯,我并非不想,说真
的,我的身体是万二分需要的。虽然如此,我仍强制着我自己,没有做出勾汉子的事。
  有那麽一天,丈夫从外面回来,突然向我提出换妻游戏,那时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
耳朵,在没有思想准备之下,我极力反对,而且感到自己受了莫大的耻辱。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他从另一处回来,他告诉我他在外曾参加过一次聚会,参加的
有五对男女,其中有叁个还带了太太来,我的丈夫和其地两个单身的青年早已协定谁要
谁,结果,他们一起渡过了两日两夜的狂欢。他对我描述其中每一个细节,在他讲述的
时侯,彷佛仍非常向往那两日两夜的旺欢,他甚至把每一个动作都祥细的告诉我,我的
感觉是非常新奇,又非常害怕。
  然后,他便说出他要和别人换妻!事实上他早已和其他几对夫妇约定来一次疯狂的
换妻聚会。我听了以后,更加害怕。我不禁大哭起来了。我拒绝他的一切提议,我 是
觉得他背叛了我,他在压迫我,使我成为一个淫乱的人。我自己想,我怎能和一但全然
陌生的男人,裸体相对,又怎能让他爱抚我,甚至和我性交。那简直是不可能,是我万
万不可能接受的!
  我们讨论的结果是大吵了一场。但我的丈夫仍不放松我,他不断向我游说,用尽一
切威迫利诱的力法。结果,我 有屈服,我 好带着勉强而害怕的心情,答应了他去参
加这个聚会。
  第一次的聚会,我心里充满恐惧和害怕。我连怎样去打扮自己也不会,那天黄昏,
我穿了什麽衣服和怎样穿好衣服而上了车,我也彷佛不知道。事实上我并不清楚我参加
那聚会的地点,我去到那一处地方, 见有一对夫妇在屋内,看来是这个聚会的主人。
  走进屋内,他们又介绍其他客人给我认识,我的丈夫早已认识了这里的人。我看见
他们一点紧张的神态也没有,反而悠然自得。他们很自然地说话,彷佛是参加一个普通
朋友的聚会一样。
  我觉得似乎被遗弃似的,甚至我的丈夫也没有半点关心我,理睬我。过了一会,他
们似乎正期待新的话题,新的玩意,我的脑袋里空白一片。后来,我心里 是在想,过
一会儿之后,我将会变成怎样。那时,我忽然想,我还是快快离开这里,如果我不临崖
勒马,我不知我会变成怎样了。
  但不久之后,我才发觉事实并不如此,在半点钟之后,再没有甚麽可谈的时侯,更
加上喝了一杯酒,那对主人夫妇便提议言归正题。
  我想趁这个时侯走出去,但我没有法子走出去,我知道假如我一走出去,我和我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