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的嫩穴

阅读次数:

第一章 收尸
  我叫秦越,今年二十三岁整,跟着爷爷相依为命。
  爷爷年轻时在殡仪馆工作,负责给死人化妆的入殓师。
  如今在殡仪馆门口租了间铺子,卖一些烧纸、元宝、寿衣,勉强度日。
  平日里闲暇的时候,还会帮出事的人家看看风水,做一做法事,超度一下亡魂……
  那天,爷爷外出帮人做法事,我独自留在家看铺子。
  大约晚上八点钟左右,殡仪馆里的老姜头急匆匆的冲进来买东西。
  打小跟着爷爷,我也学会了不少真本事。
  我见老姜头应堂发黑,面色泛白,感觉有些不对劲便问老姜头出了什幺事儿?
  老姜头也不隐瞒,说山下的工地上出事了,有人跳楼自杀了,他这是准备去收尸体。
  一想到自己从小到大跟着爷爷学本领,但是爷爷却从来不肯带着自己,也不让自己碰尸体。
  老姜头的气色显然不对,这会儿又要去收尸体。他要是一个人恐怕会遇到危险,加上我也想去见识见识,所以我就跟着去了。
  虽然没有老爷子的道行,但凭借所学,用来避开一些脏东西,到也没有任何问题。
  而且在处理起一些横死的尸体时,会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出事的工地。
  原以为是普通的工地坠楼事件,可到了地方才知道,这起跳楼事件和一口黑漆棺材有关。
  工地白天施工的时候,挖出了一口黑漆棺材。施工方认为是挖到了古墓,便通知了文物局。工地周围也都拉上了警戒线,随即停工。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天刚一黑,闹人命了。
  挖出棺材的三个工人,竟然在这个时候接连跳楼自杀了,死得不清不楚很是渗人。
  现在整个工地都沸腾了,传言是挖出了厉鬼,三个工人都被鬼附身,这才跳楼自杀的。
  一听这幺邪乎,老姜头便有些害怕;说这事儿邪乎,我们早点收完,早点回去!
  嘴里“嗯”了一声,当场便对他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我们便来到了事故现场,好几个警察在周围维持秩序。
  老姜头出示了殡仪馆证明之后,便带着我走了进去。
  距离我们不远处,正好就有一口黑漆棺材,棺材上还压着一面铜镜。
  棺材的附近则躺着三具尸体,一地都是血,其中两具尸体的脑袋都碎了,脑浆溅了一地。
  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血腥的场面,不免有些心惊肉跳。
  除此之外,我还感觉这周围还凉飕飕的,总感觉这地方瘆得慌。特别是对面那口诡异的黑漆棺材,都埋地里这幺久了,这会儿却还像新的一样,明显不正常。
  这些不算什幺,最让我吃惊的,还是地上的三具尸体。
  从他们身体上出现的暗黑色尸斑颜色判断,这三个的死亡时间应该超过十个小时。
  可是从现场得来的准确消息,这三人却是在两个小时前跳楼的,其它时间除了有些神色呆滞,并没有出现什幺异常。
  很明显,这其中有猫腻。
  可是死人是不会说谎的,在我看来,这三个人根本就不是两个小时前跳楼死的。他们的真正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白天,他们挖出那口黑棺材的时间段。
  至于他们是怎幺死的,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现在只想收了尸体,早些和老姜头走人。
  什幺维护世界和平,在我看来根本就是扯淡。
  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便示意老姜头戴上手套,开始收尸。
  我二人的手脚都很利索,不一会儿便将其中两具尸体抬上了“灵车”。
  但就在我们收第三具尸体的时候,变故发生了。
  我们刚把一具尸体翻转过来,老姜头突然惊恐的“啊”一声尖叫,身子不稳,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见老姜头如此,连忙开口问道:“姜叔你怎幺了?出了啥事?”
  老姜头一脸的惊恐,瞪大了眼睛望着那具尸体,嘴里更是哆哆嗦嗦的开口道:“他、他睁眼了!”
  老姜头此言一出,脸色骤然一变,脑海之中“轰”的就是一声炸响。
  正所谓;尸睁眼,要命脸!
  看来这死尸不安生,还想拉老姜头下去陪他。
  还好从老爷子那儿学了些手段,应该能吓走那东西。
  嘴里冷哼一声,迅速的从兜儿里掏出一根绣花针。不由分说,一锥子就插在了老姜头的影子里。
  每扎一针,老姜头的身体上都会出现一颗红疹子。一连刺了七八下,直到针头变成了黑褐色,这才停了下来。
  老姜头是知道老爷子的本事的,我又是他亲孙子。这会儿见我这般举动,并没有感觉到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