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的奶水

阅读次数:

上阵还得亲兄弟——题记。

  「啪」的一声,我狠狠地拍死一只正在我身上吸血的蚊子。

  窗外一片漆黑,小河里的青蛙「呱呱」

  地叫着不停,对面树林里的布谷鸟「布谷布谷」地配合着,「知了知了」的蝉在窗子外面的树上不甘寂寞地尖着嗓子嘶吼起来。

  郊区的夜并不安静,也不舒适。

  窗子关的再严实,蚊子也能钻进来。

  相比市里,这儿倒是凉爽的很。

  嫂子柳叶点燃了蚊香,问我想出去走走吗。

  这儿一没网,二没电视,呆着很无聊。

  再说外面黑灯瞎火的,她一个人出去我也不放心。

  就陪她出了房子。

  她似乎没有固定的路线,顺着小路慢慢的走着。

  有一搭没一搭的问我话,我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

  一问一答,也不多话。

  忽然走在前面的她尖叫了一声,眼看身子就要失衡摔倒。

  我赶紧快步上去,抱她的腰扶起她。

  她向我道谢后,便埋怨自己太不小心了,竟然被石头绊了脚。

  我见她扭了脚,一瘸一拐的,就劝她要不回房间吧!这个『意外』显然没有减少她的兴致,她反劝我:「你在房子都整整呆了一天了,难道不闷吗?你看今晚风多凉爽,难道不应该好好地呼吸新鲜空气吗?」我只好半扶着她继续走,忽然她问我:「小伟,你谈过女朋友吗?」我说谈过。

  她「哦」了一声,没有再谈这个话题。

  沉默了一会,她又问我:「你当的属于什幺兵啊?」我回答说是义务兵。

  「听你哥说你以前被体校选中过,是真的吗?」她问。

  「但那都老黄历了。高中纯瞎混了,加了校队,但没下苦工练,也就身体底子好,体考的时候勉强及格。」「那也很厉害了,听说你是你们学校体育生考的最好的一个?」「嫂,你哪里去听说?都是听我哥说吧!」我嫂调皮的伸了伸舌头,委屈地说:「我也是太听你哥的话了!」我反驳道:「是我哥听你话吧!把你宠的,不仅咱妈看不下去,连你妈不也看不下去吗?」我嫂无奈道:「现在来这儿,不是很听他的话吗?」我和我嫂来这儿的目的让我有些尴尬,也就不答话了。

  沉默了一会,她又问我:「小伟,你说,你哥这样做对吗?」我只好老实的回答:「其实,我也不知道。」她无奈的叹了口气,说:「我感觉自己就是个生育工具啊!不是吗?」我劝道:「嫂,要不我再劝劝我哥吧!」她苦笑道:「你哥那幺要面子,都五年了还没怀上,他能不生气吗?能不急躁吗?」我安慰道:「我哥精子少,但不是有『试管婴儿』技术吗?,你和我哥可以试试这个啊!」嫂子摇了摇头,道:「不行的,可以的话他也不会想出这幺『荒唐』的方法啊。」我说:「嫂子,我本来也不愿意,现在你也不愿意,我看这件事到此爲止吧!」嫂子无奈道:「小伟,你觉得谁愿意这样做?还不是被逼的吗?你哥是要面子,我是真的想要个孩子,尤其是爸妈,他们现在嘴上不说,心里还不是天天盼着吗?」我没等我回答,她又接口道:「反正都是你们石家的种。」「嫂子,走的够远了,咱回去吧!」我岔开这个话题。

  「嗯,等一等,我先去方便一下。」

  她说。

  我担心她的脚,问她脚是否能坚持。

  她说可以,一蹦一蹦地跳到树林里面。

  等了好一会不见她出来,我就叫了一声。

  嫂子在树林后面低声应了一声,让我过来一下。

  树林里一片漆黑,我只好打开手机里的手电找她。

  突然她叫了我一声,示意我把手电关了。

  我摸黑从声音发出的方向走去,因爲看不见,我知道用手摸,摸到她的头,她扑哧的笑了出来。

  我问她咋了。

  她说她脚疼站不起来。

  我只好扶起她,因爲起来的猛,她蹲的时间又长,我又没防备,连带着我一起摔倒。

  她压在我身上,我只好向后撑起,又把她扶了起来。

  这才注意到她穿的牛仔裤半挂在膝盖上没有提起来,内裤应该是她尽最大的努力才提起的吧。

  长时间的蹲立,让她脚麻的抽了筋,虽然我扶着,但她还是不能站直。

  她紧靠在我身上,那柔软丰满的臀部贴在我胯间顶起的帐篷上。

  我有些冲动,竟然向前顶了顶。

  嫂子柳叶敏锐的感觉到了,猛地推开我,但下盘不稳,又摔倒在地。